usdt官网(www.caibao.it)_刘强东毕业,徐雷上位,互联网巨头迎来大变局?

文 | 无锈钵 山核桃

三年前的4月3日,一向被誉为“有大局观”、“善察大势”的王兴,发了一条朋友圈:

“接下来几年,看拼多多的黄峥和淘宝/天猫的蒋凡这两个非常聪明的人如何较量,应该会很精彩。”

一时间,舆论哗然,那一天剩余的时间里,两位电商新一代领军人物的“战争”,甚至先于现实,在媒体铺天盖地的文章里率先打响。

互联网行业的命运,总是难以预料,万众期待的对局并没有发生,2021年3月17日,随着拼多多财报一同发布的,是黄峥宣布辞任董事长,正式隐退的消息。

和他一道淡出公众视野的还有蒋凡,天眼查信息显示,蒋凡已不再担任淘宝、天猫的法定代表人、董事长兼总经理,某种意义上,属于他的淘宝故事,已经正式宣告终结。

兜兜转转,昔日叱咤风云的青年才俊,只剩下了那个没有出现在朋友圈里的名字。

4月7日,在京东集团总裁位置上历练了7个月的徐雷,提前结束了他的“试用期”,接任集团CEO,负责日常运营管理。

新旧时代之间的隔断符,就此猝然落下。

继任,退隐和离场,新生代俊杰作别青春期

互联网巨擘的权力交接,同纸牌屋里的政治游戏一样,令人着迷。

尽管在坐上CEO的办公椅前,徐雷曾经在京东商城轮值CEO和京东集团总裁的座位上亮相了43个月,但公众对于这位“京东二号首长”依然缺乏了解。

不必说对照马云、刘强东这一类初代枭雄,即便是和张勇、蒋凡、黄峥等第二代互联网人相比,徐雷身上的神秘感也是最为浓厚的。

时间倒回2013年,那一年,蒋凡刚刚进入阿里,徐雷重回京东,黄峥开始了他的第三次创业,张勇正在筹备他在无线业务端的成名之战。

历史总是不乏奇妙的巧合,倘若没有风靡一时的互联网零售,70后的张勇、75后的徐雷、80后的黄峥、85后的蒋凡或许永远不会被装进同一个合集里。

然而未来终究无法假设,命运骤然掀起的角落里,这场属于电商新生代俊杰的织线,已经悄然收束、拧紧。

有趣的是,当你把徐雷同另外三位一道比较的时候,总会有一个瞬间和角度,让你惊诧于他们之间共同的特质,而在剩下的那些单独观察的时间里,徐雷又一直都是徐雷自己。

在个人性格上,他被更多的拿来同黄峥做对比,两者的互联网形象都是低调、寡言、务实,又都同样在下沉市场做出过非凡的业绩。

黄峥的辉煌自不必说,而关于徐雷的战果,一个直观的证明是,他为了制衡拼多多而推出的京喜,在流量红利见顶的2021年里,为京东贡献了近7000万的用户增长。

而在具体的业务能力上,徐雷的对照者则又被换成了蒋凡,都从事营销板块,都是新一代中坚人物,有着远大前程,又都为品牌零售业务的壮大立下汗马功劳。

唯一的遗憾,就是85后的蒋凡,远远没有学会前者的处世与谨慎。

再看工作经历和轨迹,徐雷则与另一大商业的继任者张勇如出一辙,后者作为“双11”的发起者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也是阿里零售业务“ALL IN无线”的主将。

反观徐雷,在他重掌京东市场部的那段时间,京东破天荒的没有公布GMV数据,公司内悲观情绪蔓延,股价也跌到低点,刘强东被迫回归一线,并且进行组织架构调整。

受命于危难之间的徐雷,提出把京东的司庆“红六月”改为“618”,并且和“双11”对标;同时,和张勇一样,他也负责了京东的无线化进程,两年时间里,他带着京东顺利完成了无线化,并助力京东业务向移动端的平移。

这之后,就有了传闻中刘强东的那句:“谁不服徐雷,就是不服我。”

时光交替,伴随着徐雷的接棒,昔日的新生代互联网人,都已经不再年轻,他们也各自完成了自己职业生涯的高光演出。

而伴随着继任,退隐和离场故事的交叠,中文互联网青涩的时代,也就此拉下帷幕。

中文互联网不需要“人治”

在互联网创新还稍显贫瘠的九十年代里,比尔盖茨预言了互联网万花筒一般的繁荣,他这样评价:

“如果我们今天错过了互联网,我们错过的不仅仅是一个机会,而是整整一个时代。”

那是中国互联网经济最草莽的时代,同样也是最动荡、烂漫和富于想象力的时代。

马云可以凭借黄页起家,从网站的开发者,一跃而从事电子商务;刘强东可以从中关村的多媒体商铺抽身,入局互联网零售,即便是在那之后的十年,黄峥也能以一个页游创业者的身份,改道下沉市场的社交零售。

一个生态没有完全闭合的市场,给与了所有人试错的权利,也造就了更多的可能性。

从这个角度来说,近期频频传递的交接棒,也在无形中传递了一个信号:

头部公司的疆界已经确定,互联网市场开始驶入“静水区”。

中国信通院发布的《2021年一季度我国互联网上市企业运行情况》研究报告显示,2021年一季度,国内Top10的互联网企业市值总和,已经占据了行业的80%。

高度集中化的市场带来了难得的平静,也给了执掌各大品牌的“一号”短暂休息和远眺的时间。

,

usdt官网www.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出售Usdt。

,

2021年3月,卸任拼多多董事长的黄峥就表示,未来将投身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相关研究,无独有偶,放下字节跳动CEO和董事会主席职务的张一鸣,同样表示将不再专注于公司日常管理,而是会聚焦远景战略、企业文化和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事项。

这一点,在京东集团的对外公告中被化作了一串更为诗意的文字:

“正如一艘航行在大洋深处的巨轮一样,既要有人确保巨轮在望远镜的视野内保持航向稳定,还要有人能够在航海图上绘制出巨轮更远的航向。”

某种意义上,这种航行过程中的权力交接,既是对前任“一号”战略眼光的信任,同样也是对企业管理体系的一次考验。

回望过去,商业历史中,不乏性格鲜明、个人魅力十足的企业领导者,他们都在不同的时期创造过令人赞叹的价值,然而,“一号”们终究只是过客,企业的基业长青,需要的不是杰出的管理者,而是能够孕育杰出管理者的土壤。

张勇很幸运,尽管在阿里,他既不是元老,也不是最被看好的接班人选,但阿里的制度让他有机会施展自己的才能。

他坦诚,“阿里更具多样性,并没有严格规定CFO该做什么。在别的公司像我这样的职务是不可能做业务的。”

某种意义上,徐雷同样也是那个“幸运儿”。

一个有趣的细节是,徐雷并不是京东的元老,甚至加入京东之后,还有过跳槽的经历。作为今日资本总裁徐新向刘强东引荐的人才,徐雷和后来的京东金融CEO陈生强,在京东最初的发展过程中,一直被烙印着“外人”的标签。

当时的京东内部,重感情的刘强东要求,所有“外人”的工资,不能高过京东的老员工,为此,开给这批精英的工资,有一半都要从今日资本的账面支付。

最终,这些精英们凭借着杰出的能力,为京东做出了贡献,也抹去了门户的偏见。

也正是因为这一点,徐雷离职的两年后,要去美国游学的刘强东特意找徐雷喝了几顿酒,把他喊了回来。

从这个角度来说,不同于拼多多和字节的“同层权力过渡”,也不同于张勇的阿里嫡系身份,徐雷在京东完成了从外人,到兄弟,从中层干部,到集团管理者的身份转变,可以说,徐雷的接班轨迹,本身就是京东人才培养和晋升体系不断进化,并健康运行的证明。

京东越来越重,徐雷越来越轻

在这基础上,权力的更迭背后,变化的不仅仅是中国互联网的管理生态,同样也是脚下这片更为复杂的电商江湖。

如果说,随刘强东崛起的是由阿里、京东、拼多多、抖音、快手组成的“电商五强”时代,那是一个看中GMV的时代,也是一个流量最为集中的时代。

那么,随徐雷“上位”而来的是,是电商江湖旧秩序的崩塌。“互联互通”亲手捏碎了平台“二选一”的野心,在兴趣电商、信任电商等新玩法下,迎来了一个流量去中心化的新电商时代。

对京东来说,大环境下旧秩序与新秩序的交错,某种程度上,是一枚硬币的正反面。

这枚硬币的正面是,在“越来越重”的业务结构上,京东的实体色彩正越来越浓重。在电商平台整体疲态的大背景下,无形之中让京东成为了最“稳”的一个。

分业务结构看,京东零售、京东物流和新业务(京东产发、京喜事业群、海外业务、技术创新和社区团购等)组成了京东的业务版图。其中,作为京东唯一盈利的业务板块,京东零售承担着输血重任。

财报显示,2021年京东零售全年收入是8663亿元,占比超总营收九成,此前这一“利润奶牛”的负责人正是徐雷。

零售板块持续输血下,京东物流在去年第四季度则迎来“扭亏为盈”的曙光。物流板块盈利能力的提升是规模效应使然。财报显示,2021年,京东物流收入超五成来自集团外部的第三方客户。

而物流板块盈利能力提升的背后,京东去年一年里,也确确实实将大部分的钱花在了物流及供应链上。仅2021年一年,京东新建了400个物流仓,一线员工数超过了30万人,相关薪酬福利支出相较2020年增长近100亿元。

越来越重的京东正变得越来越实,在新旧秩序交错中,保持着较为稳定的增长韧性。

但正如上文所说,这是硬币的正面,反面是接过帅旗的徐雷究竟能为京东带来什么?他是否真正做好了准备?

坦白来说,质疑并不在少数。从首席营销官、京东零售CEO、京东集团总裁再到如今的京东集团CEO,徐雷从营销起家,经历了多重身份变化。

首席营销官是营销者,零售板块负责人与集团总裁是执行者,比起真正的集团CEO,这些角色从本质上是“造轮子的人”,不是“指方向的人”。

你可以想象,这些所谓的“二号位”是刘强东指令的执行者与验收者,他们是板块的主帅,有着一支强大的团队,他们事无巨细地实现着“一号位”所绘制的理想图。

但他们始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管理者。

如今,徐雷成为了这个管理者,这意味着他需要成为“指明方向的人”。

我们无法对“徐雷是否准备好了”这个问题给出明确的回答,因为属于徐雷的“京东时间”才刚刚开始。

但一个细节或许可以帮助我们找到答案的碎片。2021年9月,徐雷开始担任京东集团总裁,这时的他需要负责的是,京东各业务板块的日常运营和协同发展。

时间拨回今年3月,这是徐雷最新的一次公开发声。在对京东全年业绩的评价上,徐雷的这段话既表明了京东未来将更将注重存量优势,同时也有对互联网行业整体走向的判断:

“中国互联网行业发展日趋成熟,将会摒弃依靠补贴等粗放的流量型增长方式,进入到精细化运营的阶段。在这样一个新的大环境中,京东的用户增长和运营面对着长期考验,还有更高的目标和要求等待京东完成。”

结合京东的未来,我们有理由相信,徐雷显然已经做好了成为一个“管理者”的准备。

这位与刘强东的创业经历俨然不同的管理者,完成了从外人、兄弟到管理者的身份转变,他亲历了京东这艘巨轮的浮浮沉沉,曾离开过,旁观过,但最终成为了这艘船的“船长”。

抛开“船长”的身份,喜欢摇滚音乐的他显然是京东的“异类”,毕竟他和人们所熟悉的京东太不一样。

但除了刘强东,或许没有人比这个“异类”更懂京东。在2019年临危受命出任京东商城CEO时,那时的他还没能习惯穿着西装,代表京东发言的日子。

改变总在一瞬发生,也为后来的交替埋下了伏笔。那天之后,喜欢在微博分享音乐的徐雷,清空了自己的微博,把所有精力都投入了在京东的工作。

  • 评论列表:
  •  新2手机网址(www.hg9988.vip)
     发布于 2022-05-09 00:04:43  回复
  • 据路透社3月8日报道,由于受西方国家一系列金融制裁影响,当天约有7000名俄罗斯游客被困在泰国巴厘岛等地。因为他们无法通过维萨卡和万事达卡取钱,所以也无法购买机票回国。报道指出,当时已经有部分俄罗斯游客尝试用银联卡支付,解决了困难。这肯定是天赋加持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